回收热线:139-1830-2198
一枚百达翡丽机芯会经过哪些细部修饰?

百达翡丽精密的机芯零件精饰工序非常考究,必须兼顾功能及美感,每枚机芯零件由机器制造出来后,都需要再经过手工精饰和装饰处理,即使许多零件在装配好之后可能永远不会为人所见。从超级复杂功能到经典款式时计的机芯,百达翡丽的所有机芯均採用同样的制作工序。一些特别的零件表面因为尺寸太小,肉眼几乎无法看清,精饰工匠需要佩戴放大镜工作。这项严谨细微的精饰工作由经验丰富的工匠完成,工作的完美及精确是他们追求的最高目标。他们的成就在于时计中的每一枚零件必须经过他们亲手打磨修饰,方能和谐运转。精饰的品质不仅决定着零件的表现,还决定了它们的寿命。以下就来欣赏一枚百达翡丽机芯会经过哪些细部修饰工序。



打磨精饰

在时计内部的零件上以手工完成的细致程序堪称手工精饰工艺的巔峰。百达翡丽印记要求机芯的制作和时计其他部分一样,以先进技术、工艺诀窍、高度的可靠性和经典的手工精饰工艺完成。

倒角打磨



法语称为“Anglage”。表面和侧缘之间的锋利稜边被切割成光滑的45度弧线,然后打磨至光亮。倒角是最复杂的精饰工序之一,十分耗时且需要精湛工艺。稜角面必须平整顺滑,稜边要平行,宽度需要一致。压力过大会导致部件变形,压力不足又无法打磨出清晰明确的稜边。倒角能突出部件的形状,就好像为云朵镶上银边的效果,经过倒角处理的部件组装在一起时,其中的光影流转美不胜收。这个过程还能除去所有残餘金属。

修边


使用放大镜和带细矛头的刮刀,除去机芯主板和夹板上因经机械处理留下的任何粗糙痕跡和碎屑。这不仅能带来光亮的棱边,还能提高整体性能,因为经年累月之下,金属屑碎可能会掉进时计的精密结构中——比如细密咬合的齿轮组。

凿槽


这项操作步骤充满想像力,却有一个直接了当的名字。使用在轻质汽油中浸泡过的珠宝加工工具,在先前由机器钻出的小孔上旋转挖出倒角凹面——亦称为凹槽。为了装配螺丝或镶嵌宝石,接着要将凹槽高度拋光。

齿轮凿槽

过去,由于润滑油流动不太稳定,开挖齿轮槽是为了让润滑油尽可能聚集在中轴。今天,这道工序仅是为了美观,既能突出细节,又能提升一只卓越时计的整体品质。不同齿轮(扁平的金属圆盘)都会有一个拋光挖槽,即一个凹面倒角或略微凹陷的空槽。这道工序使用一台装有钻石切割工具的机鏤车床完成,将钻石刀具小心调低并在部件上方固定好,挖出牛眼般的圆形图案或双圆形图案。如此逐一完成各个耀眼的完美圆圈凹槽。

末端拋光

这是在钢制小齿轮(和其他一些钢制齿轮)上进行的另一项操作,旨在尽可能减少齿轮组的任何摩擦、磨损,确保具有更长的使用寿命和质量。同样,小齿轮的微小尺寸令这个任务极其困难。首先,操作人员要将极小的齿轮放在一个承托座上,涂上薄薄一层蓝色研磨膏,确定其能够自由转动。然后,由专门工匠在木制磨砂轮上另涂一层研磨膏,最后在把木盘调低至接触到轮齿,令小齿轮像在时计中那样转动,从而把轮齿打磨至银光闪亮。

齿轮拋光

百达翡丽精饰小齿轮所需65个步骤的最后工序。小齿轮由一个齿轮轴和附近称为「齿瓣」的长形轮齿组成,为传动装置提供动力。因为轴端面积极小,基本上不可能在齿轮轴的末端(即枢轴端)进行任何加工;但若将小齿轮放入一个齿******内(一般可同时拋光多个轴端),仅露出轴尖,便可进行加工。利用车床磨砂轮进行拋光时,操作人员会使用放大镜检查,直到枢轴这些末端的光滑和外凸程度令人满意。

齿瓣表面拋光

这个术语意为清洁小齿轮齿瓣的内部平面。该工序需要使用涂有研磨膏的硬质金属磨砂轮。由于需要拋光的不锈钢表面非常小,因此要把小齿轮拧到一个临时齿轮上以进行支撑(使用临时齿轮便无需损坏加工好的小齿轮)。拋光后会使齿瓣散发耀眼光泽并提升抗氧化能力。

圆形缎面处理

使用手动车床和金刚砂纸将黄铜和镍黄铜部件严格磨平,令其表面呈现出精细的圆形线条。

日内瓦波纹

波浪形的日内瓦波纹是钟表界最为着名的装饰图案,它是一种浅刻于主机板、夹板或自动盘金属表面的弧形纹理。在百达翡丽,这道工序对工匠来说极富个人特点,因为其第一步是制造自己的木质工具。然后,在该工具表面覆上研磨涂层并装到一个砂轮上,重复向下压在部件表面,但只是极轻微地接触到部件表面,移除少量金属,创造出均匀的立体波浪图纹。要为自动盘制造完美的直线或圆形图案,心细手稳是关键。

镜面拋光

这个名字源于完成拋光后的部件散发的黑色或灰色光泽(取决于观看角度)。在高级钟表制造过程中,这项绝妙的精饰工艺常用于翼形陀飞轮夹板或报时打簧锤。为获得不锈钢材质特有的耀目光芒,首先要将部件在有经过钻石涂层处理的锌盘上打圈摩擦,开始时採用较为粗糙的打磨膏,然后更换成较细密的打磨膏。最高水准的拋光不会在表面留下任何可见的痕跡,在高倍率放大镜下也完美无瑕。完成之后,表面呈单向反光,因此这种表面要嘛吸收所有光线呈现深不见底的乌黑,要嘛反射全部光线,熠熠闪光。

直线粒纹

工匠利用一种类似磨砂铅笔的工具,沿着部件的方形切面进行平行摩擦。金属表面会留下密集而柔和的雾面纹理。这种简单的细节处理令时计的内在细节更为出眾。

圆形粒纹

这道工序在法语中又称为「珍珠纹」(Perlage),因为加工后会获得类似一排小珍珠的效果。机芯主机板及夹板的表面採用圆形粒纹处理,来创造出一种圆圈交错或珠粒形状的图案,如屋顶重叠排列的瓷砖。该工序使用一个装有转动头的圆形研磨拋光机,由专业工匠手工磨压出图案,每一排必须呈完美的流线。工匠需要保持平稳的手势和节奏,以及训练有素的眼力,同时他们还要有自己的独特风格。这些装饰图案从不雷同,能呈现数以百计的不同渐变珍珠效果,令每一枚部件都是独一无二的工艺杰作。部分圆形粒纹图案能从蓝宝石水晶透盖中一览无遗。

评语:百达翡丽手表回收的每一枚时计都让人叹为观止,更是每年震拍全球各大拍卖行。这里很俗气的来一段品牌经典广告语:“没人能拥有百达翡丽,只不过为下一代保管而已。”——You never actually own a Patek Philippe.You merely look after it for the next generation.